来自 广播 2020-01-03 08:03 的文章
当前位置: AG真人游戏平台 > 广播 > 正文

2.注册联系人邀请信息变化的广播,但没敢问别人

图片 1

图片 2

我们一行四人。去排队买票的人回来说,今天的票没坐票了,所以买了明天的,晚上我们就在广场上将就一下吧。忽然很想骂娘!

1.是否有邀请信息红点的设置

寂静的夜深,虽说是末班车,但等车的人也寥寥无几,地铁站内静得只有我一人,站台上的光火通明与列车轨道的无尽黑暗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良久,还不见列车的踪影,只好赖在椅子上听音乐,沉闷的广播无止境地充斥着这个场所,站内的车次表倒数着列车进站的时间,闭上眼感受着时间毫无意义地流逝,远处传来列车磨擦路轨的声音,刺耳的声音有如猛兽般直扑站台。

等我们扛上行李往候车室进的时候,买票的那个傻逼肯定也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自己啦,不是当天的票不能进候车室!靠!要不要住旅馆,他们几个又在争执。

// 获取当前是否有新的邀请信息
boolean is_notify = SpUtils.getInstace(IMApplication.getGlobalApplication()).getBoolean(SpUtils.IS_INVITE_NOTIY, false);
iv_contact_notify.setVisibility(is_notify ? View.VISIBLE : View.GONE);

正当列车缓缓进站,我回过神来,踏入寥寥无几的车厢,挨车门附近的位置坐下,对面坐着对母子,母亲大约三十多岁,安抚着顽皮的大约五岁大的儿子坐稳,我的旁边坐着个昏昏欲睡的醉汉,穿着白色衬衫公司职员模样,睡意之中还不时呢喃几句,每每吐出强烈的酒气。望着窗外黑沉沉隧道仿佛列车正往巨大的黑洞驶去,眨眼间连车内的灯光也一并吞噬,列车缓缓减速停靠在下一站,空空的站台只有一对上车的情侣,情侣上车后并没找位置坐下,而是抱在一起站在车厢的一角,俩人旁若无人缠绵在一起,不为外界所干扰,对面的母亲斜视一眼,并继续若无其事地管教着儿子,醉汉并没有醒来的意向,依旧沉睡,毫不担心错过站台。我抬头看列车的车程表计算着路程所需的时间,离到站还有充裕的时间,眼下并没有可做之事大可闭目一睡,我把音乐的音量调高,闭起眼睛,睡意袭来把我推向无尽的深渊。

广场上异常嘈杂,我半躺在行李包袱上,看着周围熙来攘往的人群。终于,他们几个像刚刚斗过架的公鸡一样,一个个都软绵绵的躺到了行李上。

 

当我恢复意识时,列车已经到站不再行驶了,车内经空无一人,就连那沉睡的醉汉也不知去向了,空荡荡的车箱格外宁静。如此在地铁里睡得那么沉还是头一次,我踏出车厢顿时发觉车站并不是我的熟悉的车站,这趟车我几乎每天都坐,每次都是准时准点,怕是身体真的累得不行了。站台空无一人,就连每晚打扫列车的清洁工也不在,我打量着车站的地图,发觉这车站在地图上并没有名字,而且这车站的位置只离我上车的地方开出了5站,这线路原来只有18站的,但现在却多出了一站,我在印象中并无这一站的存在。

广场上空灯光异常明亮,照的下面白天一样,且彻夜不熄。除了我们,还有很多像我们一样三五成群躺在行李上的人们。无法休息,倒不是因为冷。几乎每隔不到半个钟,都会有一个面目狰狞的乞丐一声不吭的将破盆子伸到我们面前。同行的一个家伙犯傻,傍晚时给了个五毛的硬币。谁知麻烦马上降临,陆陆续续的能有二十几个乞丐到我们面前求施舍。不胜其烦,他们其余几个就骂那个给钱的傻蛋。我始终没吭声,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直到来了一个看似有些傻的家伙,给我伸手要钱。我就当没看见,谁知这家伙态度太他妈诚恳了,扑通跪在我前面,看我一眼,我不给钱,“嘣”一声头磕在地上,起来再看我一眼,我仍不给钱,“嘣”又是一声磕在地上,瞬间周围的目光都集中到我们这里来。妈的,算你狠,我认栽!掏了半天,没找到五毛的,只好咬了咬牙,给了一块。

2.注册联系人邀请信息变化的广播

我走到列车的车头并没有列车长的身影,看来这车是不会再开动的了,无奈我只好往地铁的出口走去。我站在楼梯下往上望去,奇怪的是出口并不像一般的地铁口那样门户大开,而是被两扇门取而代之,我登上楼梯,打开那扇奇怪的门,踏出门口的一刹那令我惊呆了,一条寂静的街道往前方无尽地伸去,另一条横街也从左至右横过犹如硬生生地切断这道路。前方的道路两旁被巨大的楼层夹着,大楼高得直冲云顶,尽头消失在浓浓的云雾里,与其说两旁的是大楼不如说是巨型的玻璃箱更为贴切,因为大楼并没有进出口,而是由许多一米多的立方体玻璃组成,犹如一个个堆砌而成,立方体如镜子一般反射着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天空像被浓厚的云层覆盖着只有小量有阳光能照射到地面的,我记得我是晚上坐末班车,难道我已经睡到早上了!或许我还在做梦,或许这是幻觉,我下意识地掐了一下自已的脸,有明显的痛感,不是在做梦,正当我回过神来,身后传来”嘭”的一声,原来刚才地铁出口的门合上了,我转过身来发现我身后也是座巨型的大楼,无数个反光玻璃犹如巨大的墙面,身后仿佛不曾有门的存在,我无奈地站在这个T字路口。

好不容易,这帮混蛋不再来骚扰了。夜深的时候,几个伙计开始打盹。这时候有些女孩子出来,游说我们去旅馆住宿。我奇怪她们几乎都是穿着白色的衣服,长长的头发,这让我想起了夜里四处游荡的女鬼。满面堆笑,却如同画皮一般,前边的刚走,后边的又来。我一直没搞清这些到底是开旅馆的,还是出来卖的,但没敢问别人。

 private BroadcastReceiver InviteChangedReceiver = new BroadcastReceiver() {
        @Override
        public void onReceive(Context context, Intent intent) {
            // 显示红点
            iv_contact_notify.setVisibility(View.VISIBLE);
            // 保存红点状态
            SpUtils.getInstace(IMApplication.getGlobalApplication()).save(SpUtils.IS_INVITE_NOTIY, true);
        }
};

后半夜的时候,忽然一声枪响将我们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广场上的人都伸胳膊张腿站起来,四处张望。很快有人群往候车室走去。我也想去看,一个长年在外打工的同伴——就是他带我们出来的——抬手示意我们不要去凑热闹。

 

但我忍不住,还是跟着人群走了过去。没有当天的票,人家不让进。门口好多人在挤,争着看一眼。

 

好不容易挤到了前面。里边长椅旁的地上躺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一副标准乞丐的样子。他身边,几个十岁左右的孩子坐在地上傻傻的发呆。我细细的盯着那家伙,他转过头来,冲我笑,还做了个“阿门!”的姿势。有个警察模样的人在值班室外给一个工作人员在交谈,看着背影,我总觉得有几分似大黄。我拼命的往里挤,想叫那人一声,看是不是大黄,但终于还是被挤出了人群。

3.邀请信息条目的点击事件

还没回到行李处,就听到别人在议论:

// 好友邀请的点击事件
ll_contact_invite.setOnClickListener(new View.OnClickListener() {
    @Override
    public void onClick(View v) {
        // 消失红点
        iv_contact_notify.setVisibility(View.GONE);
        // 保存红点状态
        SpUtils.getInstace(IMApplication.getGlobalApplication()).save(SpUtils.IS_INVITE_NOTIY, false);

        // 跳转到邀请信息列表页面
        Intent intent = new Intent(getActivity(), InviteAcitivity.class);

        getActivity().startActivity(intent);
    }
});

“听说不让进,他非进,诚心闹事的。”

  

“看起来不像是恐怖分子……”

 

“都给警察打起来了,还不是?”

……

第二天,我们顺利的进了站。我特意来到昨晚那个位置,但什么也看不出来,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我对旁边的同伴说:我昨晚看到躺在这的那家伙冲着我笑!同伴警觉的回头看了一圈,两眼瞪着我:“你疯啦!”

我没敢再说话。我呆呆的打量着候车室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辆信息指示牌上不断变换着红色的即时信息,广播里不时的飘来播音员美丽的声音。偌大的候车室,一派祥和的景象。

我静静的坐下来,在心里再次告诉自己:白天,永远不属于我们!

去南方的火车很慢,我又是第一次坐火车,趴在火车窗口一眼不眨的看风景。而枯树被我摞在座位下面,丫长得太长,都伸到了中间的走廊里,不时会被人踩上一脚。有时候也会绊倒别人,我只好忙不迭的道歉。

看景色的时候,我心里不断的幻想着,楚楚的身影会不会忽然出现在窗外的天空中,边飞边扭头看我。我甚至会幻想到,大黄也出现在空中……

(完)

本文由AG真人游戏平台发布于广播,转载请注明出处:2.注册联系人邀请信息变化的广播,但没敢问别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