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广播 2020-01-19 03:50 的文章
当前位置: AG真人游戏平台 > 广播 > 正文

在美国硅谷工作的洪冰萌越洋连线本报记者,方柏山当年在浙江大学校门口

〈记者团 刘萍 报道)“我爱篮球!我运动,我快乐!”伴着劲爆动感的音乐,9月27日下午的韵苑篮球场上围满了同学,这里正在进行着一场别开生面的篮球比赛。由瀚视奇液晶显示器主办的“篮球无疆界3Vs3兄弟篮球赛”在我校首开战幕,楚天交通体育广播“热播篮球”节目对此做了现场直播。

2017-06-13 00:00 厦门网

2017年6月15日•海西晨报•第A03版•今日关注 晨报记者 叶子申

不同于一般篮球赛的赛式安排,此次球赛分为三种模式,第一种名为“3VS3篮球对抗赛”,男生现场组合,三人一队,抽签比赛,两队对抗,五分钟内得分多者出线,进入下一轮淘汰赛;第二种叫“谁是湖北高校三分王?”,男生现场报名,一分钟内三分球投进多者胜出;第三种是专为女生设计的“第一投篮公主”,女生一分钟内投进两分球多者获胜。由于比赛形式活泼.操作灵活,同学们纷纷报名参赛,一显身手。

在美国硅谷工作的洪冰萌越洋连线本报记者,分享自己用知识改变命运的经历

图片 1

placeholder

图片 2

方柏山当年在浙江大学校门口。

“为什么参加这样的比赛?”

■洪冰萌上大学前,在鹭江大厦前留影。

图片 3

“我爱打篮球,刚好和两个哥们儿组队比赛,权当练球娱乐,还有礼品可以拿,何乐而不为?”一位即将上场出战的高个儿男生回答说。

图片 4

  方柏山当年的复习笔记。

主办方特意为同学们准备了许多精美小礼品和热场劲舞表演,一位负责人说:“我们公司特地为学生设计了多款个性外形显示器,很多与大学生爱运动的特性贴近。我们也希望同学们能够快乐学习,快乐生活!”

■洪冰萌在厦大读研一时的旧照。

厦门大学化学化工学院化学工程与生物工程系生物化工研究所所长方柏山,不断在电脑上翻看过去数十年间的各类照片———这段时间,因为纪念恢复高考40年,它们被数码扫描,重新张贴在校友间的朋友圈上,引发无数人唏嘘。

“篮球比赛在高校中很受欢迎,希望能用我的声音为大家传播篮球资讯,通过电波传递快乐,丰富大家的课余生活!”“热播篮球”主持人章涛这样告诉记者。

【人物名片】

“那都是过去的青春、美好的回忆。”方柏山在接受晨报记者专访时,指着一张他站在浙江大学校门口的黑白照片感慨地说,他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考生,在困难与曲折中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最终把握了人生的“新方向”。

比赛从下午三点半持续到六点半,通过角逐,我校Supermarket队和急速队两支三人球队晋级决赛,三分王王冠被一位一分钟内投进9个三分球的男生摘得,而“投篮公主”一分钟投中11球,着实值得鼓励。

洪冰萌

当起农民,还代课扫盲

据了解,本次篮球赛将在包括华科、武大、华师、财大、湖大在内的武汉地区十六所高校设立分赛区,报名时间为9月26日到10月20日,由于26日下雨受阻,推至27日首站我校。决赛最终将于十月末在群光广场举行,届时各校胜出的三人队和个人将再次展开激战,最终获胜者将得到由瀚视奇提供的个性液晶显示器等奖品。

1977年和1978年连续两年参加高考,考入厦门大学外文系。后到美国留学,取得英文和计算机科学两个硕士学位。现在美国硅谷从事软件行业的工作。

1974年7月,方柏山从莆田的一所高中毕业。和那个时代的其他毕业生一样,毕业后,方柏山开始了漫长的“上山下乡”。“回到农村后,我就当起了农民。”方柏山说,当时,除了“牛耕田”这种“技术性”较强的农活不会干之外,其他的农活,他都干得特别好。

图片 5

但这显然不是他的追求。“我当时一直觉得心很累,很迷茫,不知道路在何方。”方柏山说。

“我女儿只有小学学历就参加了1977年的高考,后来考上了厦门大学外文系,现在在美国硅谷工作。”近日,市民吴女士看到本报“回声嘹亮——纪念高考恢复40年特别报道”后,致电本报市民热线5589999,称她的女儿洪冰萌非常愿意与晚报读者分享自己的高考经历。随后,远在美国的洪冰萌通过视频电话,向本报记者讲述了自己跌宕起伏的高考经历。

后来,村里要办夜校。方柏山被村干部叫去,帮助村里“扫盲”,同时也给村里的学生代课。“那时,村里要在小学里办中学,让我去教课,足足教了一个多月。”方柏山说。

1977年,没有高中学历的洪冰萌一度被高考“拒之门外”。而多亏“同等学力”这个报考条件,她才有机会参加当年的高考,但遗憾未被录取。1978年,洪冰萌再接再厉,最终考上了厦门大学外文系,并凭着优异的英语成绩,成功跳级成为1977级的一名学生。

有一年,方柏山去福州找父亲。当时,父亲已经听到消息,很快将恢复高考。为此,父亲的同事朋友都在为自己的孩子找题目练笔。“当时,有一道数学几何题特别难解,没人做得出来,我听后感兴趣,就拿来尝试着做。”方柏山说,刚拿到题时,真的很难,不知从何下手。但后来,他回忆起过去上课时老师提到的“添加辅助线”的方式,便决定尝试。没想到,真的被他做出来了。

弟弟组装的简易收音机

于是,方柏山便成了别人眼中的“厉害人物”,不少人都请他去帮自己的小孩复习。

成了她自学英语的工具

复习辛苦,两度神经衰弱

1969年,在厦门一中初中部学习还不到一年的洪冰萌,成为“上山下乡”大军中的一员。在接下来的7年时间里,她先后在武平县和南靖县里待过。回忆起当年的下乡生活,洪冰萌说,精神压力远比生活方面的艰辛更折磨人,“自己很想读书,求知欲望强烈,但没有机会上学,那种前途渺茫的心情,现在是很难想象的”。

1977年10月,恢复高考的消息公布,举国振奋。方柏山听了之后,觉得特别激动,“生活有盼头了”。

在下乡的7年间,洪冰萌为自己创造了很多获取知识的机会。她白天干活,晚上就将家里带去的英语课本拿出来自学。遇到不懂的,她就主动请教下放到同一个生产大队的一名英文教授。由于自己带去的英语课本很快就自学完了,洪冰萌便和同一个生产大队的知青交换课本。

回到老家后,他白天继续干农活,晚上就挤出时间看书复习。当时没有电灯,只有煤油灯,光线特别差,但只要有机会,他都会在微弱的灯下坚持复习到深夜。

那时,她的弟弟利用简单的零配件,动手组装了一台收音机送给洪冰萌。“有了这台简易的收音机,我在乡下就可以收听到一些英文新闻、故事以及当时流行的《英语900句》等。”洪冰萌说,正是这台简易的收音机,让她有了锻炼英语听力的机会。

后来,方柏山报了一个高考辅导班,距他家有5公里路。每天,他6点就要起床,简单吃点东西,就要走上一个多小时的路去听课。中午如果下课早,就会回家吃饭。

能拿到什么书就看什么书 还参加业余外语培训班

“那阵子复习得特别辛苦,有两次,我得了神经衰弱,走到半路,又拉又吐。”方柏山说,有时候,在教室里听课,会突然觉得恶心,只好走出来,趴在窗户边听。

1976年,洪冰萌通过招工回到厦门,在厦门皮革厂工作。“一想到能回到厦门,我的心情就无比兴奋,当时从南靖坐手扶拖拉机到漳州,再从漳州转乘汽车回到厦门。”但令洪冰萌没想到的是,皮革厂的工作环境又闷又热,灰尘多而且味道重,工作远没想象中的轻松。

但这一切困苦并没有击垮他,反而让他变得更坚强。“我当时有个信念,一定要考上大学。”

“每天回到家,身上都是制作橡胶鞋底带来的硫化味和黑灰,必须马上洗澡。”洪冰萌说,在那段艰苦的岁月里,她最感激的是父母。当时在厦门科学技术委员会工作的父亲经常鼓励洪冰萌坚持学习,说这样艰苦的日子不会一直过下去。

好事多磨,出现乌龙事件

“白天上班,晚上看书,能拿到什么书就看什么书。”洪冰萌说,自己对知识的渴望始终如一。她还报名参加了由厦门大学外文系老师授课的“业余外文培训班”,并在一年后顺利拿到结业证书。

那一年的高考的确特别不容易。

没有高中学历差点无法报考 幸亏有外文培训班结业证

在方柏山所在的小镇,共有1600人参加高考,但最终只有三十多个人上线,之后还要进入政审体检。一路“过关斩将”之后,方柏山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才终于“出线”,入选首批本科。

1977年,还在皮革厂上班的洪冰萌从报纸上得知高考恢复的消息,兴奋不已。“机会终于来了!之前没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终于等到了。”

不过,或许是好事多磨,这过程也充满了曲折。“首先是通知的时候,出了一点差错。”方柏山说,那时,村里是用公社的广播来通知高考上线名单,但他没有听到自己的名字,以为没戏了。后来才得知,他考试时,名字写得太潦草,把“山”写成了“门”。

“你只有小学学历,怎么能去参加高考呢?”当时,洪冰萌如果想要报名参加高考,需要皮革厂开具证明,但厂里的相关工作人员认为洪冰萌只有小学学历,没有资格参加高考。

“乌龙事件”过后,方柏山忐忑地在家等录取通知书。“当时,我分别报考了浙江大学、同济大学和福州大学,根据高考分数进行录取。”方柏山说,一直到那年的大年初三,他才接到录取通知书。

洪冰萌的心情一落千丈,幸亏父亲认真研读了当时的高考报名条件,其中一条提到“具有高中同等学力者,也可以参加高考”。洪冰萌再次燃起希望,向厂里说明了这个条件,并出示了“业余外文培训班”的结业证书,终于成功拿到了单位开具的证明。

当时,因为春节未过,小卖部还没开门,但方柏山却刚好在散步时遇到了前来送信的邮递员。等到拆开信后,他才终于发现自己“圆梦”了———考上了梦寐已久的浙江大学。

回忆出英语卷全部题目 单科成绩全市第一

报考后,洪冰萌只有短短几个月的复习备考时间。由于她在之前的几年里看了大量的书籍,也不断自学英语,因此对文科科目比较有信心,尤其是英语。

而最令她头痛的是数学,由于洪冰萌初一还没读完就下乡,因此所掌握的中学数学知识几乎为零。“时间很有限,我只好主攻数学。我当时主要复习初一学过的代数,以及自学平面几何,其余知识点只能放弃。”洪冰萌的弟弟当时已经高中毕业,同样在准备1977年的高考。有时候弟弟见洪冰萌解不出题目想帮忙,还遭到她的拒绝。“我很享受自己将一道道数学题成功解答出来的那种成就感。”

虽然满怀信心和期望,洪冰萌第一年的高考却未能如愿被录取。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而是继续准备第二年的高考。“第二年再备战,就有更充裕的复习时间。而且我第二年报考的是厦门大学外文系,总分只计算语文、英语、历史、地理和政治这五科的分数,劣势科目数学的分数并没有计算在内。”

洪冰萌的父亲洪敏捷回忆说,第二年高考结束之后,洪冰萌将英语卷的题目和答案全部回忆并写出来,并请厦门大学一名外文老师估分。当时,那位老师惊讶而又开玩笑地说:“洪冰萌是不是把英语试卷也拿出来了,不然题目怎么都记得?”

那年,洪冰萌考出了439分的高分,其中英语成绩91分,是当年全市考生中英语成绩最高的。“拿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非常兴奋,这意味着我将拥有更好的资源继续学习。”洪冰萌说。

从1978级跳级至1977级

毕业后出国留学继续深造

洪冰萌到厦门大学外文系报到后,没想到又有一个惊喜等着她。1978年,厦门大学外文系有跳级和留级制度。与洪冰萌同批报到的学生中,包含她在内,一共有四人通过跳级考核。洪冰萌笑着说:“虽然入学时属于1978级,但跌跌撞撞又成了1977级的学生。”

洪冰萌上大学之后,对知识的追求如痴如醉。洪敏捷说,女儿当时是走读生,放学回家后一边干家务,一边收听英语广播。“地板拖到哪个房间,收音机就要带到哪个房间。”洪敏捷说,女儿回家之后很少看电视,干完活吃过饭就开始学习,读书读到深夜12点是常事。

洪冰萌本科毕业后,继续留在厦大读研。在上研一的时候,洪冰萌做出了人生道路上的另一个重要决定:自费去美国留学。洪冰萌的父母全力支持,将家中仅有的700多元积蓄全部拿出来。洪冰萌读完研一后就出国留学,并成功争取到学校的助教工作,得以半工半读在美国取得英文和计算机科学两个硕士学位。

对于40年前的那场高考,洪冰萌感慨道:“若不是那场高考,或许我现在只是一名退休女工,不可能像现在一样,在世界著名的科技圣地硅谷从事着先进的软件工作。”她说,个人努力固然重要,但时代的机遇更为关键。

本文由AG真人游戏平台发布于广播,转载请注明出处:在美国硅谷工作的洪冰萌越洋连线本报记者,方柏山当年在浙江大学校门口

关键词: